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RE-INVENTING LIGHT 转型如壮士断腕

作者:沙巴体育 发布时间:2019-09-24 00:46

  作为地球生命的来源之一,光还能为人类做什么?这仿佛是Olaf Berlien职业生涯中的终极命题。只要谈到光,照明巨头欧司朗(Osram)的掌门人便褪去德国人特有的严谨谦善,激情四射、 滔滔不绝地讲述欧司朗的“追光”故事。

  “只有在这样的时刻,你才会明白为什么我总是如此激动。”说这话的时候,Olaf Berlien正冒着寒风,站在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前。过去500年里,这个留存了太多古罗马人生活和智慧遗迹的世界第一大教堂并不能完全向世人展现它的美丽,由于昏暗的光线,即便在白天,人们也无法详细地欣赏它两万多平方米中的每一动人之处,无法完全领略米开朗基罗设计的著名圆穹的雄伟。

  2019年1月底,继西斯廷教堂之后,欧司朗成功完成了圣彼得大教堂全新LED照明系统的规划和安装工作。新光点亮了圣彼得大教堂,那些500多年来从未被世人所见的“神秘角落”一览无余,壁画在特殊光照下展露出原有的质感,梵蒂冈也因为新的照明系统可节省最高达90%的能源。“我看到了光线的恰如其分,我看到了美丽,我感到如此自豪。”与红衣主教一同出现在聚光灯下的Olaf Berlien这样说。

  解锁光之潜力,改善人类生活,这是欧司朗的品牌理念。从白炽灯到LED光电半导体,从建筑照明到汽车照明、植物照明、人因照明(以人为本的照明),从可见光到不可见光,光学科技正以飞快的速度演进着,Olaf Berlien坦言光的作用不可想象。“我无法预料光的未来,我们能做的只有不断推出更好的产品。”在这样的背景下,Olaf Berlien为欧司朗找到的定位也十分明确——一家拥有百年历史的高科技公司。

  在传统照明领域,建立于1906年的欧司朗有着太多的光辉与荣耀,它与飞利浦、GE照明一起并称“国际三巨头”。然而随着白炽灯逐渐被取代,数字化浪潮越来越强劲,从21世纪初,照明业进入动荡时期,“开”和“关”成为巨头们必须进行的选择。现在,通过剥离照明业务,GE严格意义上已经退出了竞争,而飞利浦和欧司朗则在变革中实现了差异化:飞利浦专注于C端的智能互联照明,欧司朗把主要精力放在创新的商业解决方案上。

  外界用“力挽狂澜”来形容Olaf Berlien。自2015年1月成为CEO后,他坚定不移地带领欧司朗向高科技公司转型:十年前,传统照明还占欧司朗业务的80%,如今,欧司朗三分之二的销售额都来自于光电半导体的业务;通过合作、投资、收购的方式,欧司朗把光的业务扩展到出行、健康、安全、互联等生活各个方面。

  在连续两年的快速成长之后,2018年,汇率问题和汽车市场的放缓使欧司朗的业绩受到影响,预期2019年市场环境仍然艰难。根据欧司朗近期公布的2019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公司三大业务类别的营收同比均有所下降,其中汽车事业部的营收同比下降11.0%。但Olaf Berlien认为,就长期增长机遇而言,一切都没有改变。“我们关注的是正确的趋势和有吸引力的市场,我们对数字未来有明确的战略。尽管有许多困难,我们公司仍在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关于光的未来,在2019年CES大会上,欧司朗为我们展示出各种富有想象力的产品。“欧司朗很有意思,我感觉它的确是一家高科技公司。”来到欧司朗展台的人这么说。

  如果把欧司朗正在研发的高科技应用集合在一起,我们能够为未来生活描绘出这样的场景:早晨醒来,使用虹膜扫描打开手机,查看邮件;坐上配有先进LiDAR技术的自动驾驶汽车上班;用人脸识别打卡进入办公室,将办公室照明自动调整至喜欢的色温和亮度;工作一段时间,智能手环提醒需要休息,坐进智能休息椅小憩;下午工作开始之前,佩戴LED眼镜使头脑更加清醒;回到家里,用家里植物照明种植的蔬菜做一份沙拉;饭后,再用紫外LED给宠物的小房子消毒……

  原来,光除了照明之外,还能拥有传感、可视化、AR、面部识别、植物照明、紫外杀菌、空气净化等功能,而在十年前,欧司朗就发现了未来的广阔空间。

  关于智能科技给各行各业带来的影响,正如美国著名管理学大师托马斯·彼得斯所说:“距离已经消失,要么创新,要么死亡!”2014年,当Olaf Berlien得知自己将成为欧司朗CEO时,他便告知自己,“不创新就意味着出局”,他做好准备面对变革带来的动荡和各种阻力。

  欧司朗监事会一致认为,Olaf Berlien是带领欧司朗走向成功未来的理想人选。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欧司朗可谓为光而生,它的名字即取自以前制作白炽灯所需要的两种材料——锇(Osmium)和钨(Wolfram)。1978年,西门子收购了欧司朗,其传统光源业务为集团带来了稳定收入。但随着欧洲市场对环保能源的重视,从2009年开始,欧盟对白炽灯的禁售令越来越严格,这给欧司朗的传统业务带来很大冲击。2013年,为了更集中向自动化和数字化业务转型,西门子决定剥离照明业务,欧司朗因而成为独立公司,登陆法兰克福证交所。

  欧司朗希望能够拥有一名对快速变化的技术市场具有全面专业知识的管理者,Olaf Berlien以丰富的经验进入了监管层视野。他拥有柏林技术大学的博士学位,从1996年到2002年,Berlien一直担任Carl Zeiss AG的董事总经理。进入欧司朗之前,他曾担任位于埃森的蒂森克虏伯公司技术部门的首席执行长,在他的监督下,该部门成为公司最成功的业务部门。

  更重要的是,Olaf Berlien拥有改革的坚定意志,外界认为,正是他的到来,使欧司朗以更快的速度从西门子剥离,从而拥有独立的决策权。他从不畏惧变化,“在我32年的工作生涯中,有那么多重要的变化,变化意味着你有机会把公司带领到下一个时代。变化意味着每一天都是新的,我因此每天都充满热情。”他说。

  2015年,新上任的Berlien迅速开启了他的改革计划:分拆并出售传统通用光源业务,并且全力投资LED业务。2016年7月初,欧司朗宣布将传统光源业务独立拆分为新公司Ledvance(LED和advance的组合词),不久后,新公司以5亿欧元的价格出售给了以木林森和IDG资本为首的中国财团。另一方面,欧司朗宣布投资10亿欧元在马来西亚居林(Kulim)建造LED工厂,这个工厂成为世界最大、最现代的6英寸晶圆LED芯片生产基地。

  以壮士断腕的气魄舍弃业绩占比达40%的通用照明,专注于高科技领域,欧司朗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整个行业的敏感神经。Berlien的激进做法也遭到曾经的母公司西门子的反对,2017年10月西门子彻底出售欧司朗所有股份。业务转变带来了旧工厂的关闭和裁员,因而引发了内部不满。但Berlien的步伐一直坚定而自信,“过去的已经过去,我们必须为未来而战,我们必须把热情放在新产品和新技术上”。

  技术人员的支持成为Berlien改革的信心所在。“现在整个照明灯具市场分为两部分,一是通用灯具,二是客制化和解决方案市场。”欧司朗专业照明系统解决方案业务部门负责人表示,“通用灯具的价格竞争非常激烈,因此我们出售了这部分业务,我们认为欧司朗的优势在于创新,客制化有很多令我们兴奋的话题,比如人因照明,未来我们更关注客制化和解决方案市场。”

  为西斯廷教堂绘制湿壁画时,米开朗基罗花了4年时间。而为了让人们观赏到这些作品,欧司朗也花了4年时间,相关技术人员将这个项目称为“毕生的骄傲”。

  2011年,由于旧的照明无法体现艺术品细节,梵蒂冈城国省技术服务局开始有了为西斯廷教堂提供新型照明系统的想法。其后欧司朗用一年时间进行了实验,为这个特殊的项目定制方案。

  伴随着LED技术的发展,客制化已经成为欧司朗重要收入来源。由于欧司朗拥有强大的垂直整合能力,在半导体芯片、电子组装、控制系统方面都能提供高品质产品,因而它积极发展整体的解决方案业务。在德国慕尼黑,随处可以看到欧司朗的照明应用项目,不管是普通大众出行的地铁,还是高雅的美术馆和歌剧院,欧司朗不断用灯光点亮城市的各个角落。

  而梵蒂冈项目为欧司朗的客制化带来新的挑战:西斯廷和圣彼得教堂有着双重身份,一方面是教堂,另一方面也是旅游圣地,设计灯光因而也要考虑到双重作用,普通游览日灯光调整到均匀的状态,而教皇出席盛会时又必须有聚焦效果。同时,这个项目要避开游览时间,工程实施有严格的时间规定。此外,灯光的照射既要保证壁画的质感,还不能对壁画带来任何损害。

  为了得到理想的效果,欧司朗技术人员与多所大学进行了合作,共同研发解决方案。2015年,西斯廷大教堂客制化LED灯具获得了全球半导体照明大奖。2019年,欧司朗为圣彼得大教堂设计的灯具同样获得了成功。“趋动梵蒂冈去拥抱新技术的主要原因,是新灯具的使用寿命超过50000个小时,在未来很长时间都不用更新,而且日常运营更为方便,使用成本更低。”相关人士表示。

  Olaf Berlien认为,梵蒂冈项目将促使更多古老艺术项目拥抱创新技术。据悉,欧司朗在中国也拥有多个城市景观客制化项目,如武汉两江四岸、上海中心、苏州中环、雁栖湖、珠海歌剧院、贵阳双龙新区等。“中国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在进行城市化,所以欧司朗发现单体的景观照明已经开始拓展到多体的景观照明,这是一个机会。”他表示。2018财年,大中华区营收占欧司朗全球营收约25%。

  除了客制化创新,Olaf Berlien还在探索更多领域。2018年底,他将欧司朗业务改组成了光电半导体、数字和汽车三大新业务部,其中汽车业务部目前贡献了公司45%的营收。而随着技术更加融合,创新更复杂,欧司朗也与更多公司展开了合作。

  2017年,欧司朗和大陆集团在汽车领域合作成立了合资企业,致力于为汽车制造商和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开发最先进的车头灯模组以及车尾照明和车内照明解决方案。具体来说,欧司朗汽车事业部为汽车行业的新车及汽车后市场提供创新型LED、激光及传统技术,大陆集团提供电子控制方面的技术,双方实现协同效应。

  Berlien也非常看好植物照明业务。具有更高分辨率的无眩光像素远光灯,以及节能的LED园艺灯,使植物能够在室内栽培并且可以提高产量和蔬菜质量。欧司朗因此收购了植物照明公司Fluence Bioengineering 以及加拿大初创公司Motorleaf 的部分股份,以推进在智慧农业方面的布局。

  2018年5月,欧司朗收购了美国企业Vixar,进一步加强了其在半导体光学安防技术领域的优势。Vixar擅长的就是在VCSEL(垂直腔面发射激光器)方面的专业技术,VCSEL技术能够捕捉3D环境数据,有助于3D面部识别。

  从汽车激光前大灯、LED、红外线传感器、手机面部识别器、智能建筑照明到智能农业,欧司朗在每个和光学有关的领域进行着创新。但有趣生活的背后是大量资本的投入,外界担心,在失去传统稳定业务支撑后,欧司朗如何保证创新顺利进行?

  虽然2017财年,凭借汽车和光电半导体业务的快速增长,欧司朗取得了良好的业绩,但欧司朗2018年第四季度业绩逊于预期。Berlien 早就嗅到了危险气息,“中国汽车销售仍在下滑,我预计2019年将出现乌云,对发光二极管的需求明显下降”。在改革的关键时期,为了确保成功,欧司朗正在加速目前的重组进程,并希望通过精简全球行政机构使成本降低。

  不久前, 欧司朗证实了市场传言—贝恩资本和凯雷集团正在考虑联合收购公司的股份。这家德国公司表示欢迎所有类型的新投资者。“包括活动家或私募股权公司,如果他们支持公司的战略。”首席财务官Ingo Bank 说。

  收购将使欧司朗彻底丧失独立性吗?Olaf Berlien的高科技转型梦还能原封不动地实施吗?我们拭目以待。

  A:从传统照明到智能照明,欧司朗的转型是巨大的,十年前我们预见到了智能照明领域的趋势,并下定决心进行了改变,两年前我们分离了通用照明业务,更加专注于以光电半导体为主的高科技。因为通用照明领域的价格竞争厉害,而且是标准化的东西,我们在这方面没有竞争优势。我们的优势在于创新。

  Q:欧司朗为梵蒂冈设计的LED照明系统非常成功,你们如何抓住智能灯具客制化趋势?

  A:客制化有很多话题,其中最令我们兴奋的是人因照明,也就是以人为本的照明,在室内空间模拟自然光线的感觉,让人在空间内能感觉更舒适和健康,并能提高工作效率。欧司朗拥有强大的垂直整合能力,在半导体芯片、电子组装、控制系统方面都能提供高品质产品,因而我们会积极发展整体的解决方案业务。

  A:除了照明之外,关于传感、可视化、AR、面部可识别、植物照明、紫外杀菌、空气净化等更多功能,光都能做到。欧司朗在出行、安全、健康、互联四大方面,挖掘光的作用。

  A:2018财年,大中华区营收占欧司朗全球营收约25%。我很自豪我们在中国市场很强,我们有很多工程广为人知,如武汉两江四岸、上海中心、苏州中环、雁栖湖、珠海歌剧院、贵阳双龙新区等。中国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在进行城市化,已经从单体的景观照明拓展到多体的景观照明,这是一个机会。在数字化发展方面,中国是引领者。为了加强数字化,欧司朗推出了SymphoCity 城市级的智能化管理平台,能够把城市中的单个建筑、区域化的景观、路灯等项目整合在一起,进行控制和使用。

  A:如果你的公司有一百多年历史,而且是领头羊,这意味着你有深厚的历史传承,但这也意味着从老技术到新技术的改变。这不是谁的过错,这是现实的变化,你必须管理你的新产品、 新技术,进行新的教育,组织新的合作。我们团队都认识到变革成为必须,并为此而努力,为未来而战。

  A:在我32年的工作生涯中,有那么多重要的变化,我并不担心变化,变化意味着你有机会把公司带领到下一个时代。尽努力做到最好是我的责任,我们要推出好的产品去引领新时代。变化意味着每一天都是新的,我每天都充满热情。


沙巴体育
上一篇:普丽斯灯具盘点推荐:五款口碑极佳的LED照明灯   下一篇:建筑节能与合同能源管理--(陈怀琴03期)